130-9737-8133

联系我们

电话:130-9737-8133
微信:130-9737-8133
地址:昆明新市区北京南路

昆明侦探事务所

昆明侦探〖某些男人不如狗〗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2-03-11 11:22

昆明侦探〖某些男人不如狗〗英子的那把刀磨了快一个星期了。磨刀石是旧石头,她从院子的墙角边找到的,沾满了黄泥,洗干净了,上面浅浅地凹下去一个弧形。刀是从网上购买的观赏刀,没有开刃。英子上白班,晚上,她就有时间磨那把刀,刀不长,拿在手里刚刚好。在此之前,英子只磨过菜刀,这种短刀,还是第一次磨。蘸了水,刀子一来一回在磨刀石上发出唰唰的声音,混浊的泥水顺着磨刀石往下流,刀子的颜色渐渐变得明亮,刃口处越来越薄。英子也越来越有信心。

 

她要用这把刀杀一条狗,一条野狗。从上个月开始,她发现院子里挂的腊肉少了一条,这是家里过年用的肉,从一进冬就抹了盐,挂在房前阴干。英子家现在条件好了,住上城里的别墅了,可全家还是保持着以前的腌腊肉的习惯。发现腊肉少了一条时,英子反复数了多次,确信不是数错了,一共十八条腊肉,现在剩下了十七条。因为这条腊肉,小宝的奶奶,也就是大虎的妈,指桑骂槐了好几天,句句直指英子,说什么偷吃的狗,说什么养不熟的野家雀。好像从过门到现在,英子就不受二老的待见,是因为她是这个家花了大价钱娶来的,也因为生了小宝这个女孩,还有就是大虎隐约听人说英子在面粉厂和车间主任不明白。

 

总之,就是莫名其妙地不喜欢。大虎在外跑车,十天半月回来一次。上次回来时,英子帮他洗内裤,发现了一根黄色的长卷发,向她示威。英子找大虎问,没想到问急了,大虎打了她一顿,婆婆也护着大虎,明着暗着说英子自己都不干净,还好意思怀疑老公,然后就在院子里骂骂咧咧了好多天。英子真想带着小宝离开这个受尽了欺负的地方,但是离开了,又能去哪里呢?她家在更远更穷的地方,而且大虎给她家的那两万块钱,是给她弟弟娶媳妇的。跑不了,又因为小宝在,自己不能寻死,就在英子觉得满腔悲愤无处发泄时,她发现了这一条嚣张的野狗偷吃腊肉,英子决心杀了它。

 

那条野狗是从外村来的,体形不小,瘦长,毛色油亮,尾巴断了一截,但灵活得很。头天英子加班,很晚回家,第二天休息。中午吃完饭在家睡觉,朦胧间听到外面有细碎的响动,英子迷迷糊糊坐起来,就看到了这条黑黄色的野狗。腊肉在房檐下挂着,距地面足有一人多高,狗先是离腊肉远远的地方开始助跑,飞快跑到墙边,改变姿势冲到墙上,利用反弹的力量猛地向上跃起,嘴差一点就够着了最近的那条腊肉。这一次没成功。狗准备再一次冲刺时,英子已经冲了了出去。狗看到她,并不怕,反而呜呜地冲着英子呲牙,白亮的牙齿和涎水反射着亮光。不知怎么,英子竟然有些害怕了,爷爷奶奶领着小宝出去了,家里就她一个人,如果这条野狗扑上来,英子不知道如何应对。一人一狗对峙了足有一两分钟,或是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,那条狗慢慢后退着,猛地一个转身,从院墙的豁口处跳了出去。

 

小宝回来了,满脸的委曲和眼泪,见到英子大哭,说,爷爷不给我买糖,答应好的,说好的,好的,都不买。孩子抽泣的哭声,让英子心里一疼,爷爷奶奶两个,对小宝,连块糖都不舍得。晚饭时,英子小声说今天见了一条狗,腊肉就是那狗偷吃的。婆婆啪一下把碗顿在桌上,说,野狗,也没见哪条野狗能飞起这么高。我看是野男人才有这个本事吧。英子咬紧了牙,她听见了牙齿咯吱的响声。但她不敢还嘴,有一次就是还嘴,大虎回家后,狠狠把她打了一顿。大虎下手最狠,英子想不明白,明明是同床共枕的夫妻,他怎么能下得去那么狠的手,上次因为头发的事,大虎打她时,硬生生地从她头上拽下了一络头发。心里的愤懑如同沸水一般咕咕噜噜地开着,喷涌着,蓬勃着一股灼势的气息,英子想,一定要证明自己,所以,她想杀了那条狗,这事,就证明了一定要杀。

 

刀磨好之后就压在枕头底下,英子故意挂低了一条腊肉当诱饵等那条狗过来。但不知怎么,那狗也狡猾得很,昆明侦探这几天都没有踪影。英子上班的路上,见过这条野狗一两次,她认准了狗,狗也认准了她,一人一狗仇敌一样对视,然后狗就发出呜呜的声音,似乎随时要扑上来。英子想,这仇是结下了,这狗不杀,她心里的愤恨就没有出口。面粉厂车间的工人们包得严严实实,可车间主任还是能从一堆女工中认出英子,他走过来,手不安份地拍拍英子的腰,手指暗暗用力捏一下。英子不敢言语,车间主任权力大得很,像她这种临时工,说开除就开除,这份工作很重要,英子如果没这份收入,在家里的地位,更不如以前。她躲开车间主任的手。可他的手偏偏如同一条肮脏缠绕的蛇那样,顺着英子的动作往里深入,再深入。好在有人过来,车间主任才讪讪地住了手。

 

英子感觉恶心,更觉得自己的顺从,有点儿对不起大虎,大虎晚上要回来。这次,大虎出车已经十天了,家里做好了饭,正在欢快地吃着,见英子回来,小宝开心地喊妈妈,拉英子坐下,大虎看了她一眼,哼了一声,问了句,回来这么晚?英子说,加班。大虎问,那腊肉咋回事?英子说,狗偷吃了。大虎筷子一摔,说狗能跳那么高?我看你是取下来给狗吃了吧。果然是婆婆又在背后说什么了,英子冷笑一声。没想到大虎一巴掌扇了过来,英子没提防,脸上火辣辣地疼。小宝吓哭了,哭着喊爸爸别打,别打。英子一直没睡,眼泪从前半夜流到后半夜时止住了,她想起了远在山区的家,想起十五岁之前的时光,累是累,因为要给全家人做饭,但也是快乐的,那个同村的上到高中的男生,每个星期都要绕过长长的山梁,走到英子家门前,看她一眼。

 

那时野地里的花也是香的,红白黄相间,那次,那个男生采了一大捧花红着脸送给英子,花茎部分被握得温热,像那个男生的心。英子想到当年,那温柔就在心里弥漫开来,在这深夜中,像熨斗一样熨平她被生活揉得皱成一团的内心。院子里又有动静了,细细碎碎的。这声音很熟悉。英子忽地一下坐了起来,拿出了枕头下面藏着的那把磨得飞快的刀。一定是那条狡猾的狗,在夜里又过来了,它或者已经观察了好些天,终于忍不住了。英子紧紧握着那把刀,手心开始出汗,今夜如果她杀了那条狗,那么一切都将解释清楚了,她像一个即将奔赴战场的战士那样,紧张中有一丝兴奋,还有一丝担忧。她用手摸了摸刀刃,手指横着划过,发出粗糙的沙沙声,这证明刀已经很快了。她想像着,这把刀狠狠地捅进那条狗的身体里,鲜血喷溅,狗临死时的眼神,一定不会再嚣张。

她握了刀,披上衣服,轻手轻脚地越过呼呼大睡的大虎,下床,走到门边,抽开门。院子里白亮亮的一片月光,并没有什么野狗的影子,英子出门,四下小心搜看,腊肉还好好地挂在屋檐下,月光中,如一只只入眠的鸟英子长嘘一口气,提刀进屋,插上了门,走到床前。月光从窗照进来,英子又拿起刀,看了看。一低头,却看见大虎睁着眼睛,死死地看着她。英子吓了一跳,刚想问一句怎么不睡,大虎一声尖叫,从床上跳了起来。这叫声无比凄厉,像是被人捅了一刀。不管英子怎么解释,大虎就是不相信英子手拿着一把刀是为了杀野狗的。他结结巴巴,哆哆嗦嗦,说,老婆,你听我说,没事,我没事,你把刀放下,放下。英子手里一直提着那把刀,她不知道是应该把刀重新放回枕头下面,还是扔在一边,大虎的叫声把她吓怔了,忘记了手里还有刀的存在。

小宝也被惊醒了,哭喊着叫妈妈,英子才回过神,把刀扔在床上,忙着哄小宝。大虎趁这个机会,抱起被子,兔子一样窜出了房。之后,英子竟然听到他在那个房间里面的哭声,一个大男人竟然会哭成这样,英子觉得大虎或是做了个恶梦。但不知怎么,听大虎这个恶男人这样哭,她隐隐有种十分解气的感觉。第二天一早,英子照常起床做饭,打水,烧水伺侯公公婆婆和大虎洗脸。冬天的早晨,呵口气出去,白花花的,英子刚刚烧完了水,就看到婆婆起床了,笑容满面,对英子说,你先哄着小宝去,我来烧水做饭。英子一怔,婆婆从来没这样说过话,一次也没有他不甘心地回到房里,小宝还没醒,他依偎在小宝身边,有些奇怪地懒散着。

吃饭时,大虎忽忽啦啦扒完了一碗饭,英子接过碗想给给他盛饭,昆明侦探大虎忙说不用不用。然后自己跑去灶台,盛了一碗饭。小宝哭闹着说起糖的事儿,爷爷四平八稳地说,小宝不闹,一会爷爷带你买糖吃去啊。整个上午,气氛祥和到像是过年。大虎对英子说,下午他要出车,这次出车回来后再带她去集上,两口子一起买过年的东西。他的口气软软的,透着讨好的亲热。英子有点儿不习惯。那条野狗没有再来,在路上也遇到过几次,人狗互看一眼,英子高兴,也不睬它,狗子也不再恶狠狠地吼英子,一人一狗,各忙各的。快过年了,大虎也不再出车,可是厂里还得加班,于是,大虎就开始接英子下班,本来面粉厂到村里路并不远,但大虎却偏要接,惹得一个班的姐妹们都说,没想到大虎还是个暖男。暖男这个词英子没听过,但现在的大虎,确实是暖暖的。如果不是那次大虎喝醉了,可能这种暖,还要继续下去。那天大虎来了几个哥们儿,一起喝酒,喝着喝着就喝多了。英子往屋里送酸汤时,就听见大虎在那里说,这女人狠起来你不知道多可怕,那刀子明晃晃的,我如果不是醒得早,现在就没法和你们喝酒了。怕?谁怕,我不怕,咱现在先好着,有机会再狠狠收拾,女人都是一时的恨,过后就软了。

 

英子的手,就那样僵在了半空中。半天才把汤送进去。这些天,她一直不敢相信是那把刀吓住了大虎,但这下她信了。不仅信了,还觉得是不是那把刀吓到了他,并不重要了。那天,英子跑到屋后的野地里,想了很久很久。她竟然又看到了那条狗,狗子看了她一眼,匆匆忙忙跑远了,英子突然好奇,跟了过去。过完年,英子狠狠地收拾了车间主任一把。还是熟悉的姿势,还是熟悉的那只恶心的手,可英子突然就尖叫一声,打开了那只手,她把头套摘下来,大声喊,你干什么?车间主任完全没想到英子会这样,说,没,没干什么,你上你的班。英子咄咄逼人,给脸不要脸了是吧!你骚扰我多少次了,昆明侦探,你信不信我告到乡上去,告到县里去,告诉你,我有你老婆的电话,我现在就打给她!车间主任的脸唰地白了,急忙上来夺英子手机,一边说,别急,你看,你别急别急


二维码
电话:130-9737-8133
地址:昆明新市区北京南路
Copyright © 2002-2020 昆明市私家侦探 版权所有
网站地图 中山侦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