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0-9737-8133

联系我们

电话:130-9737-8133
微信:130-9737-8133
地址:昆明新市区北京南路

昆明侦探调查

昆明市私家侦探“老公没有生育功能,但我怀孕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2-02-24 20:38

昆明市私家侦探“老公没有生育功能,但我怀孕了”夏夜黏腻,空调又坏了,卧室像被罩在一个巨大的蒸笼里,热浪侵袭,沈文瑶的心却像被冻在数九寒天里,冰碴子结了个瓷实。门外传来老公宋阳的声声叫骂:“我马上就要死了,你非要把他生下来做什么?你是不是认识他亲爸,就等着我死了你们俩好双宿双飞呢?叫骂声中气十足,揣度里满是恶意,听得沈文瑶不禁怀疑,这个男人真的命不久矣吗?可想到那张确诊的报告单和医生凝重的表情,沈文瑶不得不告诉自己,此刻门外那个对她恶语相向的男人,真的是从前对她疼爱有加的老公,也真的是两天前确诊绝症的病人。沈文瑶嫁给宋阳的时候已经32岁了,宋阳比她小两岁,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挑挑拣拣成了大龄剩女。

 

家里人急得不行,逢到节假日必定会给她安排各种各样的相亲,看得沈文瑶倒胃口。有一回周末,沈文瑶又被赶出去相亲,对象就是宋阳。沈文瑶烦得很,心想走个过场就行,于是到了约定的咖啡馆,她坐下第一句话就直接秃噜道:“我是被家里人逼着出来的,这顿算我的,你回去就说看不上我吧。”宋阳愣了愣,噗嗤笑出声:“那巧了,我也想教你这么说来着。”沈文瑶也笑:“合着我们都是被赶鸭子上架。”气氛突然就轻松了许多,俩人一边喝咖啡一边互相扒拉各自的亲人,说他们为了自己的人生大事都做过哪些迷之操作。感情还真是最无因可循的东西,沈文瑶和宋阳这两个被家人逼着相亲的人,竟然就真的看对了眼。大龄青年谈恋爱也很甜蜜,沈文瑶不知道,宋阳那些细心耐心和惊喜都是怎么练就的,不过她很受用。谈了大半年,俩人感情持续升温,颇有些相见恨晚的味道,嫁娶大事就这么很自然地被摆上桌面。缘分来了还真是挡不住,兜兜转转好些年,曾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嫁不出去了的沈文瑶,突然就在一年时间内完成了恋爱结婚两桩大事,全家人都跟着松口气。

 

 

 

Part.2

 

婚后生活比起婚前更加甜蜜,宋阳的爱意只增不减,恨不能把沈文瑶宠成生活不能自理。婚后不久,婆婆催生,沈文瑶自己也觉得那是最好的时机:“35岁就算高龄产妇了,到时候风险大,咱们还是赶紧要个孩子吧。”对于老婆的一切想法,宋阳都是无条件服从,于是他们开始积极备孕,宋阳戒烟戒酒锻炼身体,沈文瑶则是各种维生素叶酸片不停。不光如此,她还严格计算排卵期,有好几次,宋阳都是听了她的召唤,匆匆放下工作,赶回家造娃。事后俩人躺在床上看一室狼藉,总忍不住笑出声,自嘲他们像极了二十出头刚结婚的小年轻。可叫人恼火的是,这么折腾了好几个月,沈文瑶的肚子愣是一点动静都没有。孕初期的喜悦与期冀开始逐渐被疲惫和焦虑取代,沈文瑶也在婆婆猜忌的眼神里喘不过气,逼得没办法,她拉上宋阳一起去医院检查。

 

医院生殖科比起妇产科丝毫不冷清,沈文瑶和宋阳红着脸,在医生的安排下去做各项生化检查,一个礼拜后拿到结果,昆明市私家侦探沈文瑶轻微宫寒,影响不大,问题出在宋阳身上。“精子活性太差,基本能确定死精症。”医生的话把沈文瑶和宋阳都打入无边地狱。他们问能不能治,医生面露难色:“可以试试,但……以我的经验来看,效果不明显。”宋阳面如死灰,是沈文瑶拍板决定:“治,不治怎么知道有没有效果!”治这病是一个很羞耻的过程,对宋阳来说,相当于把他男性的尊严按在地上摩擦。起初他很抵触,情绪特别不好,动不动对沈文瑶大喊大叫,但沈文瑶硬是咬牙坚持了下来,还抚平了宋阳的心情,让他乖乖配合治疗。那段时间,两口子的感情与日俱增,宋阳深谢沈文瑶的情意,越发把沈文瑶疼爱到骨子里。只可惜治了两年都没什么明显效果,眼看着沈文瑶即将迈入高龄产妇的大关,宋阳终于接受了自己无法生孩子的事实,转而寻找别的出路。

 

 

 

Part.3

 

在医生的建议下,试管成了划过宋阳心上的一道光,医生说的很中肯:“我们医院配有精子库,各项条件也都是很成熟的。”商量之后,沈文瑶和宋阳都同意这个方案,并向医生提供了他们的大概要求。之后的一切都还算顺利,胚胎顺利成活,移植进沈文瑶子宫后也顺利着床。为了保孩子安全生产,沈文瑶提前休了产假,在家的基本日常就是卧床,宋阳包圆了家里的所有事情,就连自己妈说要过来顾沈文瑶,他都不放心,表示他要亲自照顾。日子如流水一样快速往前淌,一晃眼,沈文瑶怀孕四个多月了,做了四维,能看见孩子的小手小脚;再一晃眼,孩子在肚子里大闹天宫了,踢踏着小腿,把沈文瑶的肚皮撑起一个个小包;又过了一阵子,沈文瑶已经开始准备待产包,孩子在肚子里已经快七个月,小衣服奶瓶啥的,都要一一备起来,做这些事的时候,宋阳比她还要积极。谁都没想到老天会在这时候劈个大雷下来。宋阳单位组织体检,他的检查报告有些数值不是很好,医院建议深入检查,结果这一查竟然就是胰腺癌晚期。拿了结果回家,宋阳像被抽走了浑身的精气神,不吃不喝地睡了一整天,沈文瑶知道他心里接受不了,就也没多管,只是忍着心痛里里外外的收拾家里,又照顾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。第二天到了中午,宋阳还把自己关在客房里,沈文瑶从厨房温了粥端进去,想劝他尽早入院接受治疗。可不等沈文瑶开口,宋阳先有了要求,他抓着沈文瑶的手,目光灼灼:“老婆,我们不要这个孩子了好不好,你把孩子打了,我就去住院。”沈文瑶以为自己听错了,不可置信地盯着宋阳,事实证明,宋阳的表达很清楚,他就是想让沈文瑶放弃肚子里的孩子,并以不入院治疗相威胁看着快七个月大的肚子,感受里面的胎动,沈文瑶严词拒绝,于是就有了宋阳大发脾气,冲她恶语相向。文瑶捂着肚子,眼泪滚滚滑落。

 

 

 

Part.4

 

生活一下子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原本体贴的宋阳,倏地就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从前他万事以沈文瑶为先,恨不得把他揉进自己身体里宠着,可现在,他看沈文瑶的眼神好像都带着恨,他拒绝和沈文瑶待在一个房间里,连话都不愿意说一句。因为无法沟通,沈文瑶只好给远在老家的婆婆打了电话,宋阳确诊的第五天,宋妈颤颤巍巍地从老家赶了过来。老太太进门就是一阵呼天抢地,鼻涕一把泪一把地搂着儿子哀嚎自己命苦,看得沈文瑶也心酸不已。接下来几天,宋阳和宋妈总是待在房间里说小话,沈文瑶就像是这个家的编外人员,被他们排除在自己的世界之外,他们说了什么,有什么打算,沈文瑶一概都不知道。不过沈文瑶也没有别的办法,她只能寄希望于婆婆之前答应她的,会好好劝宋阳住院治病。婆婆到的第三天,才终于腾出时间来找沈文瑶聊天,沈文瑶以为是她终于说通了宋阳,却没想到,婆婆是来反劝她的。“瑶瑶啊,你就听宋阳的吧,他脾气犟,认死了你不把孩子拿掉,他就不进医院。”婆婆声音颤抖,眼圈儿都是红的。沈文瑶心如刀绞,没想到宋阳的态度这么强硬,想到为了要一个孩子,他们经历过的那些困难,她无论如何也不想放弃。“妈,这两年我和他吃了多少苦?他去做治疗,那些仪器苦药,好像总也看不到头,我取卵的时候,那么长的针刺进去,疼得我想当时就死了的好,好不容易有了这个孩子,我们连名字都取好了,现在说不要就不要了吗?”婆媳两人相顾无言,只剩下眼泪无声流淌。

 

 

 

Part.5

 

昆明市私家侦探宋阳吐血是很突然的事情,就在婆婆找沈文瑶谈话的那天半夜。沈文瑶孕晚期尿频,凌晨去卫生间时,听见客房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,她走过去开门,看到宋阳半撑着身体,嘴角边都是血迹,再冲进去看地板,一大汪暗红的血。沈文瑶抖着手打了急救电话,又去隔壁房间叫婆婆,等她们再回到客房,宋阳已经晕过去了。救护车很快,到了先给宋阳做了急救,人暂时清醒过来,沈文瑶挺着大肚子走进卧室找银行卡,要跟救护车一起走,却被宋阳拒绝。“妈,你跟我去吧,除非她把孩子打了,不然到死都别让她见我面。”婆婆从沈文瑶手里抽走银行卡,一行人浩浩荡荡出了门,留下沈文瑶一个人半天回不过神来。入院后的宋阳病情平稳了一些,开始了手术前的化疗,沈文瑶提着的一颗心总算落了地,虽然还是介意宋阳的那些恶言恶语,可她还是从网上找来食谱,想要给宋阳补充营养。

 

因为大着肚子,沈文瑶无法留宿照顾宋阳,而且宋阳也拒绝她的探视,所以沈文瑶只能趁拿饭去的时候,站在病房门口偷偷看一眼。大概是一个礼拜后,婆婆从沈文瑶手中接过饭盒,抹着眼角说宋阳化疗反应大,很受罪,还在疼的受不了时一直叫着她的名字,沈文瑶的心像被千万柄利剑穿过。当天晚上回家,沈文瑶一夜难眠,第二天一早,她顶着两只肿眼泡,从抽屉里翻出怀孕以来的所有检查报告,义无反顾地去了医院。到医院时时间还早,沈文瑶先去了宋阳的病房,因为前一天出现药物反应,所以宋阳被半夜挪到了留观室,以便于随时观察。沈文瑶轻手轻脚地走过去,发现婆婆和宋阳俩人竟然在窸窸窣窣的聊天,母子俩很精神,也不知道是睡饱了,还是压根儿就没有困意。“妈,瑶瑶这两天反应怎么样?”“我把你教我的那些话都跟她说了,看着挺难受的,不过会不会把孩子拿掉我也不知道,”婆婆给宋阳掖掖被角,“她怀个孩子不容易,你说你,非要叫她打了做什么,你忘了,一开始咱们急着找人结婚,目的就是赶紧要个孩子。”婆婆的话让沈文瑶大惊失色,她把耳朵贴着门帘更近了些。

 

 

 

Part.6

 

宋阳喘着粗气:“一开始我也没想到这基因还会活跃起来呀!过了30岁,我以为没事了,心想找个合适的结婚生孩子,我自己不能生,我还同意她借种生,我哪知道,隔了好几年,这命还是摊到我了。”“原本想着一家人能好好过日子,可现在我就要死了,她生下孩子,还要分我的遗产,那孩子又没有我的基因,我不想留着他冠我的姓。”“而且那孩子快出生的时候我得病,妈,你没觉得是他夺了我生存的权利吗?我不想要他!”后来宋阳还想再说什么,可沈文瑶再也听不下去。她撩开门帘走进去,直挺挺地杵到宋阳面前,看宋阳一副见了鬼的表情。解释和狡辩都很苍白,原来,宋阳的家族里,从爷爷辈到父辈,再到和他同辈,有好些人不到三十岁就患癌离世。宋阳去做基因检测,发现他也携带这个基因,这也就是他为什么遇到沈文瑶的时候还是孤身一人,因为三十岁之前他不敢结婚生子有家庭。后来过了三十岁,他的身体没有任何不对劲,那个基因也一直都是不活跃的状态,他这才有了成立家庭的想法,正巧又遇上沈文瑶这个他一眼就看中的女人,于是初次见面时,他故意说自己也是被逼相亲,以此来博得沈文瑶好感,进而开展感情。

 

只可惜这可怕的遗传基因到底还是没有放过他,于是在他得知自己患病后,昆明市私家侦探脑子里的第一想法就是要沈文瑶打掉孩子,他怕这个孩子会多分掉属于他留给母亲的那份遗产,他也迷信地把自己得病和孩子的新生联系到一起。沈文瑶跌跌撞撞地回了家,宋阳的电话一个接一个地打过来,她按掉很多个,最后直接拉黑。她躺到床上想好好睡一觉,本来孕晚期就失眠,加上宋阳的病一直刺在她心里,她已经很多天没有好好休息过。可她翻来覆去睡不着,脑子里不停回放宋阳的那些话,那些算计,扎的她五脏六腑都在滴血。最后她终于没忍住,把自己蒙在被子里,狠狠哭了一场,哭完之后,她打起精神起床开电脑,开始写离婚协议书。


二维码
电话:130-9737-8133
地址:昆明新市区北京南路
Copyright © 2002-2020 昆明市私家侦探 版权所有
网站地图 中山侦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