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3-5250-0007

联系我们

电话:153-5250-0007
微信:153-5250-0007
地址:新疆省乌鲁木齐市新市区北京南路

新疆侦探

乌鲁木齐市私家侦探|一个被骗到山里女人的真实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1-09-26 22:35
乌鲁木齐市私家侦探|一个被骗到山里女人的真实经历

每天醒来,我都会这样问自己。

 

“我是谁?”

 

“我在哪?”

 

“我在干什么?”

 

“我要干什么?”

 

“为什么我还活着?”

 

每次这个时候,我都会告诉自己:“亲爱的,你是人,无论在哪你都要记得,你叫白晓,拼了命努力活着!”

 

只有这样,我才能想起原来我也是人。

 

今天呢?我依旧这样问自己。

 

我抬起头,看向对面。

 

我的对面是一面空墙,上面被我贴了一张巨大的白纸,上面写了365个数字。每过一天,我就会用红笔在一个数字上画一个大大的叉。

 

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。

 

是我被骗到山里后的第1542天。

 

四年足够改变一个人,把人异化成兽。

 

够我多了好多身份,够我多了个孩子,够我有了一个所谓的丈夫,一个婆婆,一个公公,足够我忘了回家的路,以及父母的模样。

 

图片

 

2014年3月21日,这一天是我一辈子的噩梦。它就像一根鱼刺,永远梗在我的喉咙里。咽,咽不下去,抠,抠不上来。不上不下,一直卡在哪里。

 

窗外的风不断拍打着窗,破旧的窗呼啦呼啦作响,那是魔鬼的诱惑,引诱我出去。

 

听着风,我仿佛又回到了那天。

 

那年我大一,未满20。

 

那是一个非常平凡的一天,天很蓝,有小风。是个晴天,气温已经回暖。

 

当十二点的时候,我像往常一样,一路蹦蹦跳跳下楼。

 

走在阳光下,阳光一照我整个人都暖了起来。风轻轻托起我的刘海,今天真好。

 

学校东边有一个大学城,与其说是一个大学城,还不如说是南北两条街。我向南边走去,此刻12点,人流算是比较大了。

 

我在人群中穿梭着,生怕撞着别人。我抬着头往前走,这时前方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大爷直冲我走来。

 

我习惯性的向一边闪去,老大爷忽然叫着了我。

 

“姑娘,能帮我个忙吗?”

 

我的第一反应是赶紧走,毕竟我也怕惹上麻烦。

 

但也不好意思拒绝,硬着头皮我问道:“您有什么事吗?”

 

“姑娘,你也知道我年纪大了,咳咳,我忘了回家的路了,你能帮帮我吗?”

 

都这样了,不管是不行的。

 

我问道:“你还能想起,你家大概在哪吗?”

 

老头说,“我家应该就在那头。”

 

顺着拐杖指的方向忘去,那头我也去过。我记得那一片正在施工,人不多,只有几个水果摊子。

 

那时候我也隐隐感觉也有点不对劲,但并没有多想。仗着大中午周围人不少,我就答应了他的要求。

 

我扶着他向远处走去,越走离人群越远,越走越偏。

 

再一次又一次拐进一个小巷里,我内心的不安达到了顶点。

 

这时前方一间小趴趴屋忽然出现在我面前,大爷也激动了起来,连说就是这,就是这。

 

那大爷非要拉着我去他家喝杯水,我心底咯噔一声,害怕了,牵扯间,我到了那扇红色油漆的木门前。

 

本来关着的门忽然打开了,我还没反应过来,老头用棍捣了我一下,一个不留神,我朝着地面趴下去。

 

我身后的门啪的一声响就关上了,哗啦啦的锁链声响起。

 

在黑暗里,我哭了,挣扎着向门外爬去,一双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手从黑暗里伸出来,拉着我的腿,像屋里拖去。

 

我像一尾离水的鱼,扑腾着。

 

我想嚎叫,可我的喉咙却出不了声音,有无形的手扼住了我的喉咙,我只能干叫着。

 

接着就是痛,刺骨的痛。木棍落在我身上不断不出砰砰的声音,原来打人真的可以打出声音。

 

眼一黑之后,我就彻底昏了过去。

 

真好,没有疼痛。黑暗,拥抱了我。

 

图片

 

等我再有意识的时候,我是被颠簸醒的。我一直昏昏沉沉的,头很痛,全身都是麻的。我想试着移动的手,可惜,办不到。

 

我想支起身体,我想看向窗外,我想呼救,我想回家,我怕。

 

萦绕在耳边的,是前方司机听不懂的方言,听的我更是头大,最后在漫长的旅途中,缺水,加上止不住的发抖害怕,我带着浓浓不甘彻底昏睡了过去。

 

等我再醒来时,我已经不在车上了。借着通过我正前方那扇窗照进来的光,我看清了自己一间幽暗的屋子里。

 

我用手抓着床头,就这样坐了起来,我背靠着墙,就听见哗啦啦的声音。我惊恐地转过头,才发现原来是墙壁上刷的那层粉老化,一碰全落了下来。

 

我看了一圈屋里,这间房很大,很空,只有这一张床,还有正中间的一张饭桌,其他的我什么都没有看到。

 

我抬了下脚,很好,没有被拴着。

 

我挣扎着起身下床,由于我的腿还在泛软,我一下子跪在了地上,他妈,真疼。

 

我扶着床脚站起来,向门外走去,我晃了晃门,只听见哗啦的声响,门被锁上了。

 

我起身从门缝里向外看,只看见一个空荡荡的院子。

 

院子里只有四处乱跑的鸡,还有一棵我叫不上名字的树,旁边一间小屋里不断冒着烟,院子里并没有人。

 

这时我看见有人朝这边过来,就赶紧回到了床上。

 

一个约有40多岁,1米56高的男的进来了。那个男的一进来就开始褪我的裤子,像疯狗一样。

 

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劲,一下子就踢着了他裆下,趁他弯腰的时候,我提着裤子跑了出去。

 

绵延的山路延伸到看不见的方向,转过一弯又一弯,旁边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。那黝黑的崖底吞噬了我最后的希望。

 

我顺着山道往上跑,躲进了洞穴里。

 

我很冷,很饿,鞋子也跑丢了,披头散发像个傻子。

 

等到凌晨,我悄悄出去摸着瞎找东西吃。没离开山洞多远,我就看见一个裹着头巾的妇人在山上采药。

 

她也看见我了,走过来给了我吃的,还有水,虽然只是干馒头,我依旧吃的很香。

 

乌鲁木齐市私家侦探她问我话,我不敢回答。

 

她说,她直到我是被拐来的,她会帮我,因为她也是被拐过来的。

 

我像见到了亲人,抱着她大哭,我哭着把自己的事情告诉她,并答应等她。

 

直到晚上,一堆人举着火把,包围了我藏身的山洞,我才反应过来。

 

人群里,那个脱我裤子的男人举着火把在坐前面。他扯着我的头发,一路从山上扯了下来。

 

这次,他们长了心,直接把我关进了另一间屋。那里有一个巨大的石磨,那个男的直接把我甩在了地上。

 

一个佝偻的妇人被留下看着我,那个男人则出去了。我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,那妇人的面孔在灯都照耀下,如鬼刹。

 

老妇人走到我旁边,给了我一巴掌,“妮子,我劝你最好老实点。别有那么多不该有的心思。”

 

没过一会,那个男的就回来了,拿来一条像是拴狗的链子。

 

他走到我旁边,一只手拉着我的脚直接拉倒了床边。他把链子拴在了我的左脚踝上,又把铁链子绑在了磨盘上。

 

然后,两个人就一起出去了,门被重重合上了,屋里漆黑一片。从那天起,我仿佛被驯服了。

 

图片

 

每天,他们会给我送一次饭,夹生的糟糠米,齁死人的咸菜,一个凉馒头,就那么多,爱吃不吃。

 

我,哀嚎,咒骂,都没用。最多换来几句责骂和一顿殴打。

 

我也自杀过,撞过墙,可我不够狠,总是顽强的活下来。

 

我在黑暗里,渐渐被同化。我的感知能力越来越差,我的记忆也开始模糊,我在阴影里越来越自备,我甚至怀疑,自己到底是谁?

 

我到底是谁,我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,亲爱的,记住,你是人,你叫白晓。

 

但好像并没有多大成效。

 

我还是越来越怀疑自己,我快疯了,寂寞是野草,把我吞噬殆尽。

 

原来,孤独真的可以杀人。

 

只有一个人的世界,寂寞得可怕。

 

我开始寻找一切方法转移我的注意力,我下了床,到处走。透过窗的缝隙,我向外看去。

 

看走过的鸡,看晃动的叶,叶子晃一下,我笑一下,一笑能笑一天。

 

我打碎了陶碗,藏下了一片碎片。那是我第一次被毒打,他们以为自杀。

 

我把最小的陶片放在了嘴里,哪怕被打得头破血流,我也没有张嘴。

 

过一天,我就在大腿上划一道。

 

我的生活变成了,吃饭,睡觉,厕所。

 

乌鲁木齐市私家侦探一开始他们在屋里放了个大桶,让我当厕所用。一开始还好,到后来夏天那个气味太酸爽。没人在意,连我自己都不在意了。


二维码
电话:153-5250-0007
地址:新疆省乌鲁木齐市新市区北京南路
Copyright © 2002-2020 版权所有
网站地图 中山侦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