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0-9737-8133

联系我们

电话:130-9737-8133
微信:130-9737-8133
地址:新疆省乌鲁木齐市新市区北京南路

新闻资讯

乌鲁木齐侦探|老公被包养后,我们的婚姻更和谐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1-12-13 15:37
乌鲁木齐侦探|老公被包养后,我们的婚姻更和谐了

我的婚姻,过着过着就成了男主内、女主外的模式。

 

当然,也可以说是权衡利弊之后的结果。

 

三年前,我升任公司高管,年薪30万+。

 

这世界上没有白涨的薪资,升职后,加班、出差变得很日常。

 

彼时,儿子刚上小学,女儿则刚入幼儿园。

 

老公严峻是某办事处的业务员,时间相对自由,家务事自然落在他身上。

 

 

 

Part.2

 

那是一个渐变的过程。

 

刚开始,严峻只是负责接俩娃上下学。

 

后来要学做早晚饭、送兴趣班、陪读、学校组织的活动……

 

没办法,好多次事先安排好的由我带娃,但总是临时有事,不得不交给严峻。

 

按说,随着我收入的水涨船高,家里理应过得更平顺才对。

 

但事实是,鸡飞狗跳。

 

严峻时常被我临时差遣,满腹怨言,一双儿女也因为我的屡屡失信,失望而疏远。

 

而我呢,新官上任,本就压力山大,回到家,还得像做了亏心事一样赔尽笑脸。

 

一家四口,没有一个人开心,孩子不开心,我和严峻也陷入焦虑。

 

 

 

Part.3

 

而焦虑,是一切关系的杀手。

 

不是没考虑过请保姆,可是,盘点之后发现,除了做饭搞卫生,其它诸如鸡娃、陪伴等等,是保姆无法代劳的。

 

而这些,恰恰是一个家最为重要的部分。

 

于是,我和严峻冷静地坐下来分析家里的现状。

 

这也是我俩从恋爱到结婚多年养成的好习惯——一旦有分歧发生,原地解决。

 

那天讨论的结果挺颠覆,我们决定以后严峻主内,我主外。

 

原因很现实,我的收入足够支撑家庭经济,而我的工作节奏无法做到家庭与事业兼顾。

 

严峻呢,收入并不稳定,且人事关系复杂,他对事业前途一片茫然。

 

权衡之下,还不如我一心搞钱,他把大部分精力向家庭倾斜,这个家才能运转得更好。

 

 

 

Part.4

 

说实话,这个决定让我俩如释重负。

 

我不必再在家庭事业间艰难而愧疚地平衡。

 

严峻也心甘情愿地承认自己事业运较弱,准备在家里发挥最大价值。

 

说到底,家庭跟公司一样,也需要资本与人力合理配置。

 

当然,严峻没有辞职,只是从业务换到内勤,工作简单,收入折半,但时间与精力富裕了许多。

 

 

 

Part.5

 

接下来的日子,忙碌依然忙碌,但很有序。

 

我名正言顺地加班、出差,每月工资一到账,分分钟转到严峻的账号:“老公,粮草已经入库,家就交给你了,我继续在外面打拼。”

 

而卸下养家糊口重担的严峻,每天的工作其实是从晚上与周末开始的。

 

接两个娃放学后,准备晚饭。

 

晚饭后,要管儿子作业,以及时不时地各种手抄报,跟班主任沟通孩子在校情况,和儿子玩得好的同学家长约周末带娃郊游。

 

要管女儿,读绘本,陪游戏,周末还要各种兴趣班。

 

时不时地,还要做一双儿女的判官。

 

等到好不容易两个孩子睡下,面对一片狼籍的家,他开始周而复始地整理工程。

 

一周过去,严峻心里一直在打退堂鼓。

 

可是,看到我每天回到家里,累得澡都不想洗的样子,他忍住了。

 

 

 

Part.6

 

一个周末,严峻带着儿子、女儿跟三个同学及家长一起去郊游。

 

严峻带了帐篷、烧烤炉、腌好的羊肉串、鸡翅,以及给娃准备了风筝、泡泡机。

 

那天,他给娃们烧烤,带他们放风筝,孩子们玩得那叫一个开心,家长也很尽兴。

 

但谁知,晚上收工回家时,一对家长吵架了。

 

起因是,家长们带着娃一起打扫现场,其中一个娃爹全程手都没伸,一直在玩手机。

 

娃妈觉得特别丢脸,就指责了一下娃爹。

 

结果娃爹觉得很没面子,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越吵越凶。

 

娃妈申诉自己又要赚钱,又要料理家务,娃爹每天回到家,十指不沾阳春水不说,嘴里没有一句好话,“真是跟你过得够够的。”

 

娃爹也没示弱,例举自己工作有多累,好不容易回到家,面对的永远是妻子那张丧尸的脸。

 

最后,这夫妻俩的娃受不了了,在一边哇哇大哭。

 

本来无比愉快的聚会,尴尬收场。

 

 

 

Part.7

 

那天,我加班回到小区,已经是夜里十点半了。

 

严峻在地下车库等我。

 

我挺吃惊的:“这么晚了,孩子们睡了吗?”

 

他说:“这么晚了,你才下班。”

 

我以为他要抱怨,谁知他说了一句:“这晚上车库还挺瘆人的,以后,甭管多晚回来,我都下来接你吧。”

 

哎妈,就这一句话,把我这一天的疲惫好像都给化解了。

 

然后,严峻问我饿不饿,要不要去吃个宵夜?并且拿我最喜欢的烧烤诱惑我。

 

我当然抑制不了这份勾引,于是,我俩去小区门口吃了顿独食。

 

严峻给我讲了白天两个家长吵架的事情。

 

我以为,他的论点最后会放在这对父母不识大体上。

 

可是,严峻跟我说:“我理解他们,要工作要鸡娃,心态都绷着,可是,有失控的父母就会有情绪失控的孩子。我挺感慨的,觉得一家三口都不容易,所以,咱们的决定是对的,一家人,还是要讲分工合作的,不应该去比谁辛苦谁不容易,而是应该想着,怎么把所有人的情绪都调动到最健康的状态,毕竟,过日子嘛,不就图个舒心幸福,不然辛辛苦苦为了啥……”

 


二维码
电话:130-9737-8133
地址:新疆省乌鲁木齐市新市区北京南路
Copyright © 2002-2020 版权所有
网站地图 中山侦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