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3-5250-0007

联系我们

电话:153-5250-0007
微信:153-5250-0007
地址:新疆省乌鲁木齐市新市区北京南路

新闻资讯

乌鲁木齐市私家侦探公司|婚外情的真实需求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1-07-18 16:46
乌鲁木齐市私家侦探公司|婚外情的真实需求

龚笑跟陈格重逢是在2014年杭州的春天。

 

去时陌上花如锦,今日楼头柳又青。

 

陈格并没有提前告诉龚笑他来杭州办事,他似乎很随意的在走之前约她吃个晚饭,晚上要赶飞机回长沙。

 

龚大小姐长发飘飘一袭白裙去赴约,红手包红唇红手链红耳钉,那正是陈格迷恋的“红”。

 

到了商场楼下,她给陈格打电话。

 

陈格说,你在哪,我在二楼,好,我下来接你。

 

龚笑这时候正上电梯,她上去,他下来,擦身而过的时候,她大喊,陈格,陈格。

 

他望向她,电梯“刷”的已经下去了。

 

他只能再次坐上来,龚大小姐已经在上面笑盈盈的等他。

 

还好,三十岁的陈格没有变成肥肠满肚的中年秃头男人,他还有跟她睡觉的肉体资本。

 

这句霸气的话不是我说的,是龚大小姐自己说的。

 

陈格走错了一步棋。

 

他没有说话从头到脚的打量她,那当然是典型的“男性凝视”,从她的脖子到她的胸口再到腰臀再到脚踝,猎手看到猎物生吞活剥的那种眼神。

 

这大概是男人跟这个女人过去有过激情的肉体关系,而此刻又再度见到风情尤物的本能反应。

 

男人这种放肆的色情的眼光,换了比较传统内敛的女人会感觉很不适,即使她喜欢这个男的,也会不自觉有点躲躲藏藏的,当然那是一边暗自窃喜一边躲躲藏藏,而男人又会因为这个女人的羞怯躲避而越发的得意和放肆。

 

但这招用在龚大小姐身上根本就行不通,她喜欢被男人色情性观赏,甚至她会本能比男人表现得更色情。

 

陈格不说话在那笑着盯着她赤裸裸的看,龚大小姐看他也没有好到哪儿去,她对他也是生吞活剥津津有味的看,看脸,看喉结,看臂膀,看腹部,看下体,看长腿,那种赤裸的“女性凝视”搞得男人也忐忑不安。

 

其实男人是害怕女人的,既看不起又害怕,怕女人麻烦,又怕女人挑剔,所以大多数男人都喜欢臣服于他们的乖女孩,龚大小姐毫无疑问的不太“乖”,是个放肆的“小浪蹄子。”

 

陈格这么熟悉龚笑风格的人,也吃不住她,很快被她压下阵来。

 

他们在一个灯光昏黄的餐厅里吃牛排,叫了支红酒。红酒和灯光一起晃动,晃得人的脸上和心上全是涟漪。

 

整个餐厅的灯光和设计氛围本身就极其暧昧迷离,服务生垂手站在一边伺候客人,更添加性刺激,龚大小姐又是丝毫没有“要脸”概念的。

 

整个身子轻轻摇摆,不停的用小腿不经意的去碰陈格的膝盖,一双媚眼似笑非笑的盯着他,熟女的情 欲态下面又带着天真的莽撞感。

 

陈格被她挑动情欲,又兼旁边有女服务生在,尴尬非常,为了顾全大局,只得硬着头皮没话找话。

 

他压着嗓子低声说,龚笑,要不要试试我这个?我这块煎得熟一点。

 

龚大小姐摇摇头,轻咬她的红唇,说,今天晚上我对牛排不感兴趣。

 

陈格...”龚大小姐笑笑说,“陈格,我只对你感兴趣,别装了,你知道的。

 

她说得那样大声,站在旁边的服务员都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,这时候箭弩拔张的情欲气氛才消除了。

 

陈格松了一口气,似乎感觉自己不再像砧板上一块肉,任凭她挑拣了。

 

 

图片

02

图片

 

在他还年轻的时候,读大学的时候,那时候在长沙的晚上空荡荡的公交车后座,龚笑就是会直接拉开他裤裆拉链伸手进去抚摸他那玩意的女人。让他一面觉得爽的要命,一面又充满了不安。

 

这世界飞速在变,而龚笑不变。

 

吃完这顿晚餐,两个人走在杭州的大街上。

 

龚大小姐说:“去机场

 

陈格说:“嗯。

 

陈格,今晚不走好不好?

 

他停下来望着她。她也望向他,“陈格,今晚不走好不好?我们做吧。

 

她说着说着去抚摸他的领口,春夜很干燥,空气中的静电“嘶嘶嘶”的,她被电到了,手一缩,那一刻的停顿,让他回过神来了。

 

龚笑,我今晚真的要回去,我出来五天了,跟我太太讲好今天回去的。搬出他太太,已经是陈格很明显的拒绝了。

 

龚大小姐于是在春夜里笑笑说:“行吧,陈格,那你就回去吧。

 

他没出声,看着不远处的路灯。

 

陈格,我送你去机场好吗?就送去机场。

 

他沉默下说:“行吧。到时候晚了,你要小心,还要自己打车回去。

 

去机场的出租车上,放着一首老歌,梅艳芳的《亲密爱人》:

 

今夜还吹着风

想起你好温柔

有你的日子分外的轻松

也不是无影踪

只是想你太浓

 

梅姑的柔情不是腻的,是侠骨仁心的,她那种倾诉也不是小女人的乖巧,是直白敢作敢当的。

 

马路上时不时有车擦过来,车后灯不时的掠过陈格的脸上,他坐在幽暗的车座上,很疲倦的样子。

 

龚笑当时只想触碰他,深深地触碰他,这跟他结婚与否没有关系,跟他是否有了孩子也没有关系,跟他找她经济周转也没有关系(他还让她投资挣了钱,即使不挣钱,也没有关系,她给他花钱都没有关系),甚至跟他是否拒绝她,跟他是否爱她都无关。龚大小姐很坚决。

 

这还是很龚笑,她的感情从来是脱离制度性的,同时爱两个男人,爱别人的男人,跟这个男人说她爱另一个男人,怀念一个不再爱她的男人,睡她也许根本不爱的男人。

 

在茫茫的夜色里,在杭州的出租车上,龚大小姐伸出手去触碰陈格的双手。

 

她捏着他的手,他看了她一眼,没有说什么。

 

龚大小姐靠近他,靠的很近很近,她把脸凑到他的面前,握着他的手去摸她自己长长的脖子,那是她最引以为傲的天鹅颈。

 

他的手于是在她的脖子和锁骨里游走,又抚摸到耳垂。


陈格,这耳钉你喜欢吗?”那是颗红红的小耳钉,在她柔软的耳垂上闪亮着。

 

他哑着声音喘着气说:“嗯。

 

她的头埋在他的胸口,轻声说:“陈格,如果你不想睡我,那你今天见到我,就不应该那样看我,不应该像男人看女人一样那样看我。你要照看一朵花,那就要灌溉这朵花,不是吗?

 

陈格没有说什么,一路上把她搂得紧紧的,很沉默,一直到出租车停下来,到机场了。

 

他跟她说:“你别下车了,就跟这车直接回去吧。”

龚笑说:“嗯。

陈格说:“那我走了啊。

龚笑说:“嗯。

 

他临下车前忽然很仓促的捧起她的脸,胡乱的很快的吻了好几下,好像是道歉,又好像是情不自禁。总之,是那种心事重重没有任何条理性的吻。

 

他到后备箱拿了行李,进机场大厅了。

 

师傅在前面听到如此种种,就问龚大小姐,“要分手的男朋友啊?

 

龚大小姐笑笑说:“不是,我爱他,他不爱我。

 

师傅回道:“那不就是失恋?

 

龚大小姐在车上发了一条朋友圈:想被你灌溉,想像一朵花一样盛开。想跟你做爱。

 

没多久,陈格的老朋友猴子在那条朋友圈下留言说:我们笑姐要不要这么猛?每天都在想这些?

 

龚大小姐回复他几个坏意的笑的表情。

 

一会儿后,陈格也回了那条朋友圈:她不天天就是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吗?又不事生产又不用养家糊口,不想这些想什么?

 

龚大小姐回复:陈格,那你想不想?

 

陈格回了几个“……”。

 

他没法应对她。

 

龚大小姐在出租车里想象陈格的无言以对的模样,越想越好笑,在出租车里跺脚起来笑了起来,师傅看她笑的那么开心,很疑惑,你这个姑娘儿失恋了,还这么高兴啊?

 

龚笑见了陈格后,给他写的邮件写得光芒四射,处处都是性的激情。

 

她漂流异国的那几年,没见到真人倒也罢了,一旦见着了,内心沸腾的情欲就无法控制,犹如一个看到了奶油蛋糕就一定要吃到的顽劣小孩,耍宝卖萌甜言蜜语插科打诨各种姿态都用上了,无所不用其极。

 

她是真的不要脸的。有时候她回忆起他们很多年前在长沙的某一次持久的床战,两个人最后结束时候都饿得饥肠辘辘,半夜出门到街上找小吃。那是男人的峥嵘岁月,20岁出头的那种激情,没有男人不怀念吧,陈格也许可以不怀念龚笑,但是一定怀念当时状态神勇的自己,此乃恶毒的攻心计。

 

有时候她跟他说,昨晚做梦梦见你了,梦中热情的吻我,喏,吻我腰这里,这里(她很有心机的附上一张腰部的照片),陈格,我想你。

 

有时候她跟他说,陈格,我实在是不明白,你为什么还不来睡我呢?你为什么不来杭州呢?我又不要你养,我又不要你爱我,我又漂亮,我又有钱,我也不会去告诉你老婆,你连一点损失都没有呀,所以你到底在犹豫什么呢...

 

陈格对她这封邮件只回复了五个字,他说,我也不明白。

 

恐怕不止陈格,换任何男人大概都不会明白这件事。稳挣不赔的事儿,我为啥不干?

 

 

图片

03

图片

 

龚笑再次见到陈格是杭州的春末夏初,他和猴子一起来杭州办事。

 

龚笑这个心机婊,她是太知道男性的胃口了。收腰的上衣,白底上衣全部是花朵,大红+大绿的花朵,下面是热裤,露出长腿,脚下的高跟鞋也是花朵,完全符合男性凝视的“显胸显腰身显腿”的那种穿法,而繁复的花朵又是普通姿色的女性不敢尝试的艳丽。

 

判断一个女人是否真正是美女的标准是,她走在路上是不是有陌生男人来搭讪。

 

这天的龚大小姐就做到了。

 

她跟两个男人在一起游西湖,还有男生过来要微信。


当然,也许正因为是两个男人陪着,才不会被认为是名花有主吧。

 

一路上龚笑主要跟猴子嘻嘻哈哈的,陈格并不怎么说话,偶尔才插两句嘴。

 

后来猴子上洗手间去了,他们俩单独呆在一起,在“咫尺西天”那四个字下面呆着。

 

龚笑先开口。

龚笑说:“西天就是极乐世界,这里就是离西天最近的位置。

陈格说:“是吧。

龚笑说:“这个“极乐”我就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

陈格说:“跟你做爱,咬你,舔你,那种极乐,我就相信是真的。在这种地方,你还说这种话?

龚大小姐一本正经的说:“我这就叫不负如来不负卿了。陈格。

 

两个人都笑了。

 

正说着,猴子出来了,打断了他们俩聊天。

 

晚上猴子定了酒店套房,他们在一起吃吃喝喝喝酒猜拳。

 

龚笑问猴子怎么还不结婚?

 

猴子说:“你以为我是陈格?这么早就把婚给结了?我这个人是典型的,吃东西吃咸的,谈感情谈淡的,女人么,一般睡睡就好。

 

龚笑笑得要死,陈格也摇摇头笑了。

 

他们在那里划拳喝酒的搞了都晕乎乎的,后来陈格一个人去阳台上抽烟去了。

 

夜晚的风徐徐吹着。

 

龚大小姐跟了出来,站在他边上看着远方的黑夜。

 

陈格把抽了半支的烟递到她嘴里,她接过去很自然的抽。

 

两个人静默了半天。

 

陈格说,进去吧,外面冷。

 

他刚准备走,龚大小姐一把把他抓过来,开始吻他的嘴。

 

猴子敲阳台门敲了半天,他们才反应过来,松开对方。

 

陈格的嘴和下巴上都是龚笑的口红印子,红红的,像刚被人抽了耳光一样。

 

猴子没事人一样说:“这套房不错,阳台可够大的。

 

三个人趴在阳台上抽着烟说了一会儿话进屋去了。


猴子提议放个电影看看。就看电影了。看了不一会儿,龚大小姐困了,很自然的往陈格身上歪。陈格看她睡的姿势不舒服,就干脆把她搂在怀里睡觉。

 

其实他一动她,龚笑就醒了,但是能睡在陈格怀里,那就装睡好了。

 

两分钟后,她听见猴子说:“格子,她要睡觉,你把她放到床上去啊,你自己搂着干嘛?”

 

陈格停顿了下,说:“好。

 

把她往床上抱。龚大小姐趁着他放她到床上的时候,往他胳膊上狠狠一拧,陈格一看她,她又闭着眼装睡着了。

 

陈格没有办法,只能任由她装睡。

 

偏偏猴子又不知道她是装睡,在那跟陈格说:“格子,我也不是想管你的事。看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才这么跟你说。男人在外面喝个花酒,睡个妹子,那是很正常的事,除非说这个男的他玩不到。关键是你玩哪个妹子不好玩?你还跟龚笑扯什么?你们这又不是一朝一夕,今天脱裤子明早一拍两散的关系,长此以往,你觉得孙亚心傻,她感觉不出来?这事儿只要时间长了,就容易被发现。你点个快餐没人知道,天天跑到同一家餐厅去吃饭,你老婆还能不知道?那会儿读书时候,你不跟龚笑扯那么久,李小琪会发现?”

 

陈格知道龚笑没睡着,一直暗示猴子不要继续说下去了。

 

猴子喝多了酒,哪里能领会他的暗示,还在继续说个不停。

 

“格子,假如你不想要家庭,我也就不劝你,但是你既然渴望家庭,你就不要这么搞,玩可以,你不要找龚笑玩。别人不知道,你自己知道你到底把不把龚笑当回事。不当回事,你不会拖这么久。嗳。你最近跟孙亚心准备造人没有?那个孩子不是去年还是前年的事了?早点生个孩子,趁早收心,不要老惦记着往杭州跑。你这回喊我一起来,我就知道是你自己想见龚笑——不然你大可以不联系她。”

 

陈格无语,站起来说:“算了,睡觉吧。去隔壁房睡吧,走吧。

 

他们回房去睡了。龚大小姐从床上一骨碌的爬起来,给陈格发微信:“陈格,猴子说的是真的吗?你是为了见我,才喊猴子一起来杭州的?如果是这样,那我是很高兴的。我知道自己不是你喜欢的那种女生,那也没关系,我一直觉得我喜欢你就可以了,但是如果你也喜欢我一点点的话,那我会更高兴的。”

 

过了一会儿,陈格回了条信息,龚笑,睡觉吧,晚安。

 

 

龚大小姐急着睡陈格,以陈格当时的反应,她大可以欲擒故纵,用点手段就上手了,这个男的明明有兴趣,他只是犹豫而已,怕付出更大的成本代价。(话说男人这种生物还能有什么深奥的东西不成?压根就没有)。

 

但龚大小姐并不是“绿茶”那一套的女人。

 

龚大小姐是我想睡你就火辣辣的示爱,才懒得跟你迂回曲折你进我退,这可能是真正的不缺钱的大美女的骄横,也可能是龚大小姐对爱的理解不同。

 

总之,她是逮着空子就勾引陈格,如此而已。


二维码
电话:153-5250-0007
地址:新疆省乌鲁木齐市新市区北京南路
Copyright © 2002-2020 版权所有
网站地图 中山侦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