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3-5250-0007

联系我们

电话:153-5250-0007
微信:153-5250-0007
地址:新疆省乌鲁木齐市新市区北京南路

新闻资讯

乌鲁木齐侦探调查|被渣男玩坏的婚外情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1-07-18 16:44
乌鲁木齐侦探调查|被渣男玩坏的婚外情

我叫钟慧,26岁,任职于一家上市公司企划部。

 

老公庄轻,28岁,H集团销售总监。

 

我和庄轻的认识有点戏剧性。

 

我有一个闺蜜夏云,比我大一岁,是一位瑜伽教练。

 

我和夏云都是美女,只是我们的美不尽相同。

 

我甜美温柔,夏云则性感火辣。

 

我们走在街上,男人的目光大多聚焦在夏云身上。

 

我总说夏云是狐狸精转世,她不但不生气,反而乐得以此自居。

 

追求夏云的男人不在少数,但她一个也看不上。

 

她不着急,她家人却心急火燎的帮她介绍对象,安排她相亲。

 

然而都被她以各种理由推掉了。

 

一次,她妈又给她安排了一次相亲,并说出狠话,如果不去,就断绝母女关系。

 

夏云无奈,便拉上我和她一起去。

 

那次夏云的相亲对象就是庄轻。

 

庄轻那时已经当了总监,年轻有为。由于一心扑在工作上,无暇考虑个人的事。

 

他父母于是出面托人给他介绍对象,才有了这场相亲。

 

庄轻以为和他相亲的是我,对我很是热情,言词里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对我的欣赏。

 

我忙对庄轻说明情况,说和他相亲的是夏云,我只是陪她来的。

 

庄轻略有些尴尬。

 

夏云却笑吟吟地向庄轻大赞我温柔贤惠,知书达理。并说她已有交往对象,之所以来是为了应付父母的安排。

 

我问夏云和谁在交往,夏云说暂时保密。

 

有庄轻在场,我也不好再问。

 

相亲结束后,我和庄轻互加了微信。

 

之后的一个月里,庄轻对我展开了疯狂的追求,最终打动了我让我成了他的女朋友。交往半年后,我们步入了婚姻的殿堂。

 

婚后的庄轻对我百般呵护疼爱,我庆幸自己嫁对了人。

 

我买了一只博美犬,给它起名叫小白,小白浑身雪白,眼珠乌溜溜的,煞是可爱。

 

我和庄轻还有小白,一家三口过着非常幸福的生活。

 

 

 

02

 

婚后三个月,我有了身孕,在听了庄轻的建议后,我离了职,专心在家养胎。

 

一天上午,我妈打电话叫我过去吃饭。

 

吃完午饭,我妈说今天别回去了,陪她多聊聊第二天再回去。

 

我说好,打电话给庄轻说了。

 

到下午四点多,我突然想起自己一个人出来,小白还在家里,它中午没吃东西肯定饿了。

 

我赶紧打了车回家。

 

开了门,竟发现庄轻正坐在沙发上打电话,看到我他马上挂了电话。

 

我问:“你不是在上班吗,怎么今天回家这么早。”

 

庄轻左眼跳了一下:“今天公司事情少,我就早早回来了。”

 

我有些奇怪,庄轻在公司身居高位,怎么可能没事,即使真的没事,也得按时打卡下班。

 

心里有疑问,但我没有说出来。

 

我在庄轻身边坐下,闻到一丝淡淡的、若有若无的香水味。我敢肯定我从来没有用过这种我叫不上名字的香水。

 

“家里来过人了?”我问庄轻。

 

“没有,没有!”庄轻回答得很坚决。

 

我没有再问,心里将信将疑。

 

“怎么没看到小白!”我大声喊:“小白!”

 

书房的门咯吱一声开了,小白从书房里走出来,走路一瘸一拐的。

 

我赶紧过去,把小白抱起,心疼地说:“小白,你的腿怎么了?”

 

小白柔顺地伏在我怀里,冲庄轻叫了两声。

 

“家里肯定发生了什么?”我心里默默地想。

 

晚上,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:

 

庄轻带着一个女人走进家里,两个人搂抱着倒在沙发上亲吻。

 

女人长发如瀑,身材前凸后翘。我似乎在哪里见过她,但总也看不清她的脸。

 

小白出现了,它冲着女人凶狠地叫着,冲过去咬住女人的裙子往外拖。

 

女人吓坏了,躲到庄轻身后。庄轻一脚把小白踢飞出去,追着小白就打。

 

小白跑进书房,把门锁上。

 

庄轻推不开门,一时也找不到钥匙,只得作罢,回去安慰女人。

 

女人受到惊吓,没了心情,过一会走了。

 

庄轻很恼火,把装着我们结婚照的相框从墙上取下来,狠狠地朝地上摔去。

 

相框落地碎成一片,发出“砰”的一声。

 

我蓦地惊醒过来,额头冷汗直冒。

 

屋子里静悄悄的,窗外月光如水。

 

 

 

03

 

都说女人的第六感觉很准,我相信这一点。我断定庄轻出轨了。

 

我并不会留恋一个渣男,但一定要弄清楚他出轨的对象是谁。

 

我雇了一个私家侦探,让他帮我查查最近和庄轻交往密切的女人是谁。

 

第三天,私家侦探把一叠照片发到我手机上。

 

照片上的女孩很清纯,我认识她,是H集团销售部的莫涵,庄轻的下属,去年大学刚毕业招进来的。

 

照片上两个人在公园里散步,在咖啡馆喝咖啡,在车里愉快地交谈……

 

星期五下午,当私家侦探把庄轻和莫涵在COSTA喝咖啡的照片发给我时,我怒不可遏,飞速赶到了COSTA。

 

两个人坐在靠窗的位子上,一边喝咖啡,一边谈笑风生。

 

我径直走到他们桌前,狠狠地扇了莫涵一个耳光,把咖啡泼到了她的脸上。

 

莫涵惊叫一声,双手捂脸。咖啡从她脸上滴下,落到她洁白的连衣裙上。

 

“钟慧,你这是干什么?”庄轻大声说。

 

“干什么?你们天天在一起鬼混,还问我干什么?”我杏眼圆睁,胸口起伏不定。

 

“你胡说什么!我们是在谈工作。”庄轻看到很多顾客朝这边看过来,压低了声音说。

 

“谈工作?哈哈哈哈!谈工作能谈到床上去!”

 

“不可理喻!”庄轻撂下一句话,也不管莫涵,竟然独自走了。

 

我狠狠瞪了一眼莫涵,气愤愤地回了家。

 

接下来一周,我和庄轻陷入冷战,谁也不轻易说话。有两天他甚至没回来。

 

这天是周五,我正坐在沙发上看书,突然手机响了,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。

 

“喂,哪位?”

 

“姐,是我,莫涵!”

 

“别叫我姐,你这个小三!”我丝毫不掩饰对她的轻蔑。

 

“姐,你误会了,我真不是小三!”莫涵很克制。

 

“误会?没有哪个小三会承认自己是小三,别当我是傻子!”我没好气地说。

 

“你要这样说,我也没办法。我本来不想跟你计较,但也不愿背上小三的骂名!”

 

莫涵顿了顿,继续说:“我和庄总真的没什么。最近一段时间,他以谈工作为名让我陪他散步、看电影、喝咖啡。他是我的直属上司,我也不好拒绝。除此之外,我们什么也没做。”

 

“也许,他这样做是为了转移视线,让你以为我和他有纠缠,从而掩护真正的小三。”她叹口气,“我知道谁是小三,信我半个小时后城市公园见,不信拉倒!”


二维码
电话:153-5250-0007
地址:新疆省乌鲁木齐市新市区北京南路
Copyright © 2002-2020 版权所有
网站地图 中山侦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