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调查----不成功,不收费
FLA调查深圳和成都富士康调查独立性受到质疑
2024-01-17 11:06

富士康调查组已经抵达,劳工组织FLA将对深圳成都工厂的情况进行调查。这个依靠会员费的组织能否拿出独立的报告值得怀疑。

处理个人家务、维护工厂环境等。

这是深圳富士康一名中层员工收到的一封内部邮件的内容。

昨天,该员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集团上级领导已下达通知,从2月13日起,苹果公司指派的第三方劳工组织前来调查,涉及生产工艺、生产安全等。

这个第三方组织就是公平劳工协会(以下简称“FLA”,公平劳工协会)。

同一天,第一财经记者获得FLA的一份声明,该声明显示该机构已于13日开始对富士康深圳工厂进行独立调查。

声明称,鉴于此前有报道揭露富士康工厂劳工生活条件恶劣,FLA决定介入调查。

深圳富士康科技集团新闻发言人刘坤告诉记者,FLA对富士康的调研从周一上午开始,已经持续了三天。

刘昆表示,富士康希望外界对富士康有一个公正、客观的认识,同时也懒得隐瞒、粉饰。

据FLA向本报透露的消息,他们将在未来几周内前往富士康成都工厂。 此前媒体报道的郑州工厂并未纳入调查范围。

不安还是平静?

引起外界关注的不仅仅是富士康。

事实上,一些批评者试图将 FLA 从道德制高点上拉下来。

记者查阅FLA章程发现,会员企业每年必须缴纳会员费及其他适当费用。

截至发稿,该机构执行董事豪尔赫·佩雷斯-洛佩斯尚未回复本报记者的邮件,回应有关其独立性的问题。

内部邮件

本周,苹果官网披露,应公司要求,FLA开始对包括富士康在内的苹果总装供应商进行特别自愿检查。

FLA声明称,上个月,苹果加入了FLA并成为会员公司。 与所有 FLA 成员公司一样,Apple 同意其所有供应链均遵守 FLA 的工作行为准则。

规范明确规定,企业支付的工资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; 原则上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8小时,加班时间不超过12小时。

刘坤告诉记者,富士康作为苹果产品的最大制造商,在苹果的安排下合作开展了这方面的研究。 从富士康的角度来看,我们积极欢迎第三方评估机构对富士康员工的生产、生活进行独立评估,这也有助于富士康未来的合理化。

刘昆表示,FLA的调查从周一上午开始,已经进行了三天。 为了保证评估的独立性和客观性,富士康各职能部门只能配合调查,但富士康并不清楚具体有哪些员工被约谈或调查。

当被问及富士康是否会提前通知员工并就临时调整工期、控制言论等方面做出回应时,刘昆表示,第三方评估对于富士康来说并不是第一次,但与FLA的接触却是第一次。 他希望外界对富士康有一个公正、客观的认识,同时也懒得隐瞒、粉饰。

“员工有话语权,我们不回避员工说富士康有问题。”刘昆说。

昨天上午,记者在富士康深圳龙华园区门口看到,午休时间,大量工人在外出就餐。

上述富士康员工告诉记者,他们收到了集团上级的内部邮件。 “没有什么特别的准备,主要是处理个人家务、维护工厂环境等。”

另一位苹果产品主板生产线上的富士康员工告诉记者,他们确实听说有劳工组织来工厂调查,但在工厂里并没有看到他们。

今年,深圳富士康的招聘热潮比返工潮来得更早。 农历初八,富士康龙华园区招聘了5000名新员工,其中大部分是80后、90后。

排队申请的队伍相当于苹果专卖店前的抢购队伍。

围攻混乱

深圳富士康在招工荒中的招聘热潮表明,工人已经懂得用脚投票。

刘昆此前表示成都分离小三公司,2011年,富士康的底薪涨至1750元成都跟踪调查公司,经过6个月的考核期,工资可以到2200元以上。

2月1日起,深圳市全日制就业人员最低工资标准提高至1500元。

“高薪”的诱惑,让一些农民工在求职时毫无顾忌,即使听说过“富士康员工跳楼事件”。

刘坤曾告诉记者,富士康每个园区都设有心理咨询中心,他每天都会收到关爱中心发来的短信。

其中一条短信写道:“10点左右,某某前往护理中心,初步判断为抑郁症,接受调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