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0-9737-8133

联系我们

电话:130-9737-8133
微信:130-9737-8133
地址:昆明新市区北京南路

调查事务所

昆明侦探『饥不择食的顶缸背后』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2-10-17 11:41

昆明侦探昨晚张旭的老同学又再婚了,张旭羡慕又嫉妒。人家结婚跟割韭菜似的,一茬又一茬。自己34岁了还形单影只,他不自觉地多喝了点,喝多了梦里娶个媳妇也能开心一阵儿啊。突然电话铃声急促地响了起来,他费劲地从梦中抽离出来。电话里的几句话,瞬间让他睡意全无。大致是同事阿甲的媳妇有个小老乡,叫关玲,刚在医院产下一女,而关玲的男朋友几个月前就跑了。关玲没有工作,她爸听说未婚生子坚决不管,这会她无依无靠,连住院费都交不起。关玲说如今谁愿意接盘,她就愿意嫁给他。他找对象太难了,带孩子的二婚女人他也见过几个,可是人家依旧没看上他。虽说有套父母生前留下的房子,可他又黑又丑,而且身高才157cm,妥妥的武大郎在世,上次有个女的羞辱他,说他这个身高上床都得爬梯子。张旭心里盘算着,孩子刚出生,把孩子抚养长大,不就相当于是自己亲生的吗。这会关玲无依无靠,如果自己伸出援手,她肯定加倍珍惜。这个机会是上天砸给他的馅饼啊。

 

张旭不犹豫,洗了把脸,匆匆赶往医院。张旭跟着阿甲媳妇走进病房,看见一个虚弱的女人正看向他。女人面貌中等,很白净,神色忧郁,单看长相张旭就满意了,配自己绰绰有余。关玲猜出张旭的来意,费力地支起头,连说了两遍:“谢谢,哥!”面对关玲的落落大方,张旭有点手足无措,只是讪讪地笑着,哎哎地支吾着。几分钟后,阿甲媳妇把张旭拉出来,悄悄告诉他。关玲家里是贫困户,她出生时母亲去世。关玲初中毕业和她男朋友私奔出来打工,没学历,干的都是底层工作,后来怀孕,她爸让她打掉,她却坚持生下来,和家里闹僵了。现在才18岁。张旭问:“她男朋友呢?能联系上吗?”阿甲媳妇厌恶地说那个渣男早就和其他女孩好上跑了,五·一假期时她还帮关玲找过,没找到,据说现在去了外地。说着她打了一个电话,空号。张旭说自己条件也不好,就这么着吧。阿甲媳妇却突然拉了他一把,皱着眉头,低声说:“她……她有性病,你想好。”张旭一惊,阿甲媳妇点了点头。

 

张旭愣住那里,脑子飞快地转着,却转不动了。阿甲媳妇拉着张旭来到医生办公室。女医生听完是关玲的家属,冷冷地说:“你就是得性病那人的家属啊,也不年轻了,怎么还能胡来呢!”旁边的小护士用眼角撇了张旭一眼,往上拉了拉口罩,嫌弃地走开。阿甲媳妇刚想上前解释,张旭拉住了她。他问:“医生,这个病严重吗,能治好吗?”女医生面无表情:“不算太严重,出了月子抓紧时间坚持治疗,问题不大。幸好没传染孩子。”张旭刚踏实了几分,医生补充说:“你也得赶紧治疗,这可不是小事!”张旭若有所思地走出医生办公室。病房里关玲睡着了,婴儿床上的婴儿也在沉睡。张旭掀开抱被的一角,却发现婴儿浑身上下都光着,只穿着一个纸尿裤。虽然现在是夏天,可张旭心里还是被狠狠地揪了一下。护士要给婴儿洗澡,阿甲媳妇跟着过去了。另一个产妇也出院了。现在病房里就剩了张旭和关玲。

 

关玲突然醒了,看到张旭要支起身子说话。张旭赶紧走过去,关玲却伸手温柔地把张旭袖子上的污渍轻轻擦拭着,嘴里反复地说:“哥,不管怎么样,我一定感谢你。”说着,泪又落了下来,滴在张旭手上,热热的。张旭有点不知所措,他还在纠结。突然关玲挣扎起来要给张旭磕头,感谢他的救命之恩。张旭不让她起来,二人拉拉扯扯中,碰到关玲的胳膊,手指,瘦弱又冰冷。张旭心头一软,心一横,一句话脱口而出:“我去缴费,明天咱们回家。”关玲抬头,泪光闪闪张旭当晚回到家,去姑姑家说接盘的事。高中时候张旭爸妈跑运输贩卖蔬菜,因疲劳驾驶爸妈车祸中去世,从那开始姑姑便是张旭唯一的依靠。姑姑觉得不够知根知底,可考虑到张旭的情况还是同意了。但关于关玲的病情张旭只字未提。
 

隔天一大早,张旭接关玲出院。阿甲媳妇提醒张旭是否再了解下关玲的情况,张旭摇了摇头,他说我未婚她未嫁,再说以前的事都过去了。张旭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也怕知道的太多影响了自己的决心,他怕这突然的幸福会夭折,索性不听不想,义无反顾。日子平淡又新鲜。虽然没出月子,昆明侦探可关玲把家里整理得干净利索,窗明几净,相对于以前寂寞杂乱的单身日子,现在有人说话,有人安慰,还有人笑,张旭觉得这才叫生活,甚至有那么点接近幸福。女儿取名为萱萱,乖巧可爱。关玲对姑姑、姑父也是礼貌周到,亲热无比,这让姑姑也非常满意。张旭很知足,他和关玲商量等出了月子陪关玲回家看看。关玲却淡淡地。这天张旭休班,正在沙发上逗萱萱。突然门铃响个不停。张旭打开门,两个老头径直走了进来。他们打量够了房子,稍微年轻点的直接问关玲在家吗。关玲正好从阳台过来,冲着两人直愣愣地喊道:“三叔,爸!”

 

张旭恍然大悟,连忙热情地招呼。三叔看了看旁边的萱萱,冲着关玲满脸怒气:“找你们不容易啊,这都过上了!”关玲爸什么也不说,掏出随身带的烟,独自抽起来。烟雾缭绕,张旭让关玲倒水,自己把孩子抱进卧室,又连忙带上卧室的门。张旭连忙赔笑说:“我们正打算结婚呢,说等关玲出了月子回去看你们。”三叔一挥手:“结婚?这孩子都给你生了,先拿10万再说。”张旭愣住了,他知道三叔误会了,他还没解释,三叔又使劲拍了桌子,重复道:“必须拿10万,否则别想结婚!”“孩子不是他的!是我和别人生的!是他救了我!我当时给我爸打电话,我爸死活管我。”关玲带着哭腔。三叔愣了一下:“关玲你爸有病,怎么管你!你之前的做的事伤透了你爸的心!你们拿10万块钱给他看病,照顾老人天经地义,否则这婚结不成。”三叔说着身体往沙发上一靠,一副死扛到底的样子。张旭想把钱留着给关玲看病,可关玲的病不能说,眼看三叔的架势不依不饶,张旭考虑再三,先给了他们2万。好歹把他们打发走了。
 

他们走后,关玲泪眼朦胧地想解释之前的事情。张旭默默地听完说:“之前的事都过去了,等治好了病一切都好了。”他像是说给关玲的,更像是说给自己的。出了月子后张旭带关玲去看病,加上萱萱一直吃奶粉,所以手头越来越不宽裕。张旭和关玲商量着结婚,通过结婚收点份子钱继续治病。关玲同意。一切如期,坚持治疗,关玲的病情确实好了很多,但还是会反复。关玲和张旭说,自己想直播补贴点家用。毕竟张旭一个快递员,养活一家确实压力太大。张旭同意了。关玲直播以来,经常会有些收入。虽然不多,可两个人的努力,让生活看到了希望。一天晚上,张旭逗萱萱玩,萱萱的玩具小球掉到床底下。张旭用小棍儿在床底下扒拉小球,却意外地扒拉出来两件未开包装的性感内衣。张旭觉得不对劲,隐隐得不安。关玲淡淡地说自己带货情趣内衣,并拿出了之前的几件。

 

张旭满心疑虑,但此刻他却没有勇气继续追问。他怕关玲不仅仅是带货主播。他更怕揭开真相后这短暂的幸福即将失去。他也怕自己为关玲投入的10多万,化为乌有,自己人财两空。他安慰着自己相信,但内心却像烧开的浓汤,上下翻滚,五味杂陈。他在家里安了监控,目的不是揭开真相,而是让关玲知道适可而止。几个月后的某天,马上到萱萱的生日了,张旭送完快递兴冲冲地往家赶,走得太急,进楼道门时摔了一跤。一瘸一拐地回到家,却不见关玲,姑姑说关玲出去买东西了,让她看会萱萱。天快黑了,关玲还没回来,张旭给关玲打电话,关机。一直打,一直关机。附近找了个遍却不见人影。他明白了,关玲这是跑了,撇下孩子跑了。姑姑问,你的钱,关玲拿了吗?张旭摇摇头。

 

姑姑问,你对她难道不好吗?为什么突然走了?张旭的烟一根接一根,许久他才明白了,是关玲的病治好了,而自己没有了利用价值。他出神地想着,烟头烫了手指,由内到外灼热地疼。第二天张旭赶到关玲老家。关玲爸弓着腰,不等张旭开口,咳嗽着问关玲怎么没回来。张旭环顾这家破败的家,留下500元钱默默地走了。张旭找到她原来的酒店,那里早就换了几茬人,打听不到任何关玲的消息。他只好报了警。他由原来的生气、难过、悲愤,慢慢熬成了安静,等待。姑姑和他商量已经被关玲坑惨了,萱萱非亲非故把她送人吧。张旭纠结了半天,还是下不了决心。张旭最近总加班,姑父生病,姑姑去医院陪床。张旭只好把萱萱拜托给隔壁邻居照顾。这天晚上张旭去接萱萱,萱萱兴奋地喊着,把手里攥热的小饼干塞到张旭嘴里。邻居说,给她的零食她一个也没吃,一直在手里抓着,原来是给你留着。张旭的眼睛模糊了。原来自己在这场错误的感情里,不是一败涂地。他决定抚养萱萱长大,无论多难。本来就是武大郎在世,现在还带着个女儿。张旭的婚姻更难了。一年多过去了,萱萱上幼儿园了。张旭还是沉默寡言,但被生活磨得成熟老练了一些。

 

这天晚上他们正吃晚饭,关玲忽然回来了,萱萱早已不认得她。张旭好像没发生什么一样,招呼关玲吃饭。吃完饭关玲拉着张旭去卧室,关上门,直接跪下,说要踏实和张旭生活,并要解释这两年的情况。张旭又一次制止了她:“从我认识你,我就不想纠结于你的过去,想一切往前看。可你不是。现在我更没必要知道,你走吧。”关玲低着头,一动不动,期待张旭的回心转意。张旭追问:“是不病又复发了?又需要找个傻子接盘了?”关玲不敢抬头不作解释,眼泪开始噼里啪拉掉下来。张旭把几张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,丢给她,不动声色地说:“你把萱萱领走吧,我没有义务,但要把她教育好,不要成为你这样的人。”关玲飞快地签下名字,仓皇而逃。张旭觉得自己很残忍,但是他别无选择,他不想重蹈上一次的覆辙。人生只有一次,不能反复地练习。

 

萱萱上一年级时,亲戚给张旭介绍了个大他6岁的胖女人。女人46岁了,昆明侦探不能生育,膀大腰圈。张旭站在她面前就像是他儿子,但女人不嫌弃张旭的五短身材,对萱萱也不错。事过境迁,张旭想给萱萱一个完整的家庭,但他提出先接触了解一下,这是对彼此负责。


二维码
电话:130-9737-8133
地址:昆明新市区北京南路
Copyright © 2002-2020 昆明市私家侦探 版权所有
网站地图 中山侦探